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句子大全 > 非主流语言 >

中国要说话,世界在倾听

时间:2018-02-03 12:13 点击:
江涌:关于提升中国国际话语权的思考_求是理论网 源自:《红旗文稿》 作者:江 涌

  2009年11月20日,国际媒体披露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气候研究中心(该中心为研究气候变化的领先机构,为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提供重要参考依据)遭到黑客入侵,数以千计的电子邮件和数据文件被盗载,随后在一个气象科学家网站上公布。这些邮件和文件内容显示,在过去几年间,有关科学家涉嫌操纵数据、夸大人类对全球气候变暖所产生的影响。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于哥本哈根召开的关键时刻(12月7日),“气候门”爆出,一方面给气候变化鼓吹者一记闷棍,一贯连篇累牍报道气候问题的国际主流媒体对该事件显得非常冷淡,英国BBC甚至一度取消有关该事件的网络评论;另一方面,极大地鼓舞了作为非主流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的斗志,他们坚称“总有一天全球变暖论将被揭露为一场骗局”。

  在气候变化议题上,英国科学家涉嫌数据操纵、发达国家对哥本哈根气候谈判的操弄以及在国际社会形成的所谓“主流”与“非主流”,其实都可归结到话语权问题。

  话语权:用天鹅绒包裹的铁拳

  中国有一个著名成语故事叫“指鹿为马”,其实反映的就是话语权问题。佞臣当道,重权在握,谁敢说出是鹿而非马,便祸从口出,定要吃不了兜着走。话语权是指说话的权力,该权力能以非暴力、非强制的方式改变他人、他国的思想和行为。话语权的本质不是“权利”(right),而是“权力”(power),是通过语言来运用和体现权力。一个国家的国际话语权大小,直接取决于该国在国际社会实力的强弱,以及实力的有效使用。话语权是“软实力”的重要体现。

  20世纪初期,在国际政治领域,美国与苏联近乎平分秋色。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凭借其强大的经济、技术实力,建立了许多超大功率的发射台,利用多种语言对社会主义国家以及一些发展中国家进行不间断的广播,宣传西方的价值观念、政治主张与生活方式,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持续进行思想渗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利用强势话语权在与东方阵营竞争中拔得头筹,而且不断强化这种领先优势,最终为赢得冷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在世界经济领域,美国则通过操纵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主导世界投资、金融与贸易,将世界大小国家,按照近似“同心圆”的布局、最有效传递“美国声音”的方式进行序列排座,通过美元媒介、美联储政策中心与华尔街金融中心,将世界编织成为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话语体系。美国的超强经济话语权,不仅是美国强大的国家实力的体现,反过来也能进一步维护与增进美国的利益与实力。

  话语权可以表现为话题选择权、事务主导权、市场定价权与利益分配权。当今世界经济起起伏伏、国际金融潮涨潮落,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世界经济的主导以及对国际金融的操纵密切相关。美元是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国际金融资本主要是美元资本,国际主要大宗商品的计价、交易与结算用的是美元,决定大宗商品价格的期货市场当数美国最集中、最发达,美国的投资银行、对冲基金与各类中介服务机构等形成了分工协作的网络体系而覆盖全球,美联储拥有世界独一无二的操纵货币政策的天时、地利与能力等等。这一切赋予了美国强大的金融话语权。华尔街与华盛顿的谋略家依照美国相关利益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国家利益最优化来设计与使用金融话语权,在全球兴风作浪,将世界的资源与财富吸引或驱赶到美国。

  话语强权除了直接用于鼓动宣传外,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还不断向发展中国家兜售“好政策”和“好制度”。但是,这些所谓的“好政策”和“好制度”在发达国家的历史发展早期或没有很好地用过,或根本就没有用过。例如,当今的发达国家在尚处于经济追赶阶段时,都努力保护自己的幼稚工业,从先进国家走私机器,频繁从事工业间谍活动,甚至直接猎取先进国家的技术工人,侵犯他国的知识产权。而当这些国家科技与经济发达之后,便摇身一变,由偷猎者变为狩猎者,转而大肆宣扬维护自由贸易、保护知识产权等政策和制度的必要性与好处。

  近代以关税保护本土产业的始作俑者就是发达国家。14—15世纪,英国对当时的主要工业——毛织业一直给予保护,而毛织业对英国工业革命与国家富强曾经具有决定性意义。到1846年,旨在保护本国谷物生产的《谷物法》被废止以前,英国根本称不上是一个完全奉行自由贸易政策的国家。美国和德国就是直接受惠于关税保护而成为经济强国的。美国建国后长期采取高关税保护政策,直到19世纪后期关税保护的平均水平仍在40%以上,而当时美国的人均购买力已经是英国的3/4。自由贸易政策一贯都是强者给弱者、先行者给后进者指示的“好政策”,如今,在金融危机的打击下,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纷纷抬高贸易保护的门槛,自由贸易被纷纷抛弃。

  又如,世界上第一个专利体系是1474年在威尼斯出现的,美国通过专利法则是在1793年。尽管如此,美国在1836年专利法修订之前,本国公民无须任何原创性证明,即可取得专利。在美国快速工业化的整个19世纪,美国一般都是将他国技术看成通用技术,采取“拿来主义”,只有本国技术才被当作专门技术加以保护。只有到19世纪最后10年,当美国有更多的知识产权在海外遭受侵害的时候,美国国会才通过了知识产权延展法案,使国外知识产权享受美国居民同等待遇。如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知识产权之剑悬挂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头顶,显示其“己所不欲、硬施于人”的不良用心。

  再如,发达国家不仅向地球泼撒了第一桶脏水,而且几百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泼撒。自工业革命以来,占全世界人口不到1/4的发达国家消耗了全球3/4的资源,排放了80%的温室气体,至今人均排放量还是发展中国家的8倍,是“人类行为导致地球变暖”(假设该命题成立)的祸首。如今,发达国家在实现富裕之后,在经济与产业实现低碳化之后,登高一呼,承担起“拯救地球”的责任,要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进程中釜底抽薪。《京都议定书》曾经是发达国家所积极推动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是他们倡导并接受的,但是在哥本哈根会议上,他们近乎抛弃了自己的选择与承诺,反而将矛盾指向一些新兴大国,用意何其虚伪!

  国际舆论格局:西强中弱

  苏东巨变,冷战结束,中国在政治上成为西方关注的焦点。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国力日盛,被西方认为是主要竞争对手。尽管今日中国经济实力于国际排序已经是坐三望二,但是中国在国际经济事务中远未能取得与自身经济实力相称的话语权,在主要国际经济组织中的地位甚至不及一些欧洲小国。例如,中国经济实力数倍于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三国,然而比、荷、卢在IMF中的投票权曾长期超过中国。国际新闻市场的资讯来源及资讯解释权几乎被西方通讯社垄断,全球大部分地区约80—90%的资讯由西方通讯社提供,而以华语为载体的信息量仅占全球信息总量的5%左右。客观制约与主观忽视导致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严重不足,成为中国综合国力的一只跛脚,国家安全的一大软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