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悠闲日记 >

卖菜叔日记(9)

时间:2018-02-21 12:27 点击:
卖菜叔日记(9)

  □ 卖菜叔  那天上午十一点多,我们几口人出了北京西站,身无分文。我让媳妇和儿子在西站南广场等着,自己一路跑回在太平桥租住的地方,到了后一口气没歇,蹬上三轮车就去接他们娘仨。我骑着从姚兴帮大侄子那里买来的三轮车,一个劲儿地往西站赶。接妻儿回来的路上,我不再急匆匆地往回赶,而是悠闲地骑着,三轮板车上坐着的家人让我心中无比踏实。我看到很多搭乘出租车的人,我没有羡慕他们,我们一家人现在的生活已经让我很知足了。

  快到的时候,我和媳妇说:"等到咱们住的地方,谁也别说话,看看这俩孩子知道不知道咱们住在这里。"我攒足劲蹬着三轮车装模作样地往前骑,当我们刚驶过租住的房子时,孩子突然叫起来,二儿子的嘴最快,高兴地站起来拍着我的后背大声叫:"爸爸!爸爸!到啦!到啦!"

  那年,我哥哥摆摊的地方在市里,是长椿街国华商场后面的一个市场。哥哥早上出摊晚,晚上收摊也晚。每天早上,我的两个孩子穿着他们妈妈自制的花猫头鞋子往南追着他们光棍大伯的三轮,一边用小手扶着大伯三轮后端一边往前追,一直追到南边路口的小商店才停下来,流着口水等着大伯给他们一人买一根冰棒,然后就美得屁颠屁颠地跑回来。哥哥没什么钱,却对两个孩子疼爱有加,要什么都舍得买。

  媳妇刚到北京的那几天,她多吃一个一毛五分钱的馍,我都暗暗心疼。没办法,那时我们还欠着父亲去世时的几千块药债呢。我们的每一顿饭基本上都是弄点咸菜用刀子切巴切巴就点干馍吃。二儿子还是吃奶的时候呢,也没钱给媳妇补充营养。"吃一个馍还把你吃得脸赤红",这句话现在还是媳妇茶余饭后调侃我的话。

  1999年正月十一那天,北京是一个大晴天,我来到了我打拼的第二个市场—宣武门早市。那段时间,我卖咸菜再配点生姜,生意渐渐好了起来。我一上午就能把三轮车上的咸菜都卖光。咸菜的利润大,我在市里卖的价格比我那几个老乡在丰台的几个市场卖得贵多了。那段时间我大概每天都有一百多块的收入。

  有一次我蹬着三轮车在前面走,我的一个老乡在后面跟着。他的三轮车第一天去宣武门市场车胎爆了,从市场推到家里累得浑身是汗。第二天,他站在东头路口卖了一上午,收完摊我们俩骑着三轮车回去,他看我卖的货多就很生气,当我们俩一起走到天宁寺桥东时,他的三轮车左边车轱辘又崴了,后来他一生气就不去了。农历三月底这个老乡和我顶生意,我的四川榨菜卖一块五一斤,他非卖一块三一斤,这样持续了半个多月。

  宣武门市场中街路东煤气站右侧的槐茂酱菜门市部门口是我的临时落脚地点,不论挣钱多少,把咸菜都卖光就是我的乐事。我在这里也受尽了折磨,一上午三轮车摊挪了无数遍,我想就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挣到钱啊!第五天中午收完摊,旁边卖水果的大哥对我说:"看你卖点咸菜把三轮车轱辘来轱辘去的真不容易,干脆你到西边找一位大高个姓侯的大哥,求他帮你一个忙吧!"

  1999年的夏天,在北京宣武门市场南街,一位当地人侯京生大哥对我说:"卖咸菜的,你明天早点过来,以后就在我家门口这棵大槐树底下挤点地方卖吧!"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又遇上了贵人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觉得自己来北京不光是为挣钱的,还是来学如何做人的!有了侯京生大哥的帮助,我又一次稳定了下来。

  托侯京生大哥的福,我在宣武门市场南街摆了个咸菜摊,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生意渐渐有了起色。这一天中午,我高高兴兴地买一条鲤鱼回来,给家人改善生活。媳妇看我买条鱼回来,便说:"有衣没有帽,不够一套,你拎个塑料桶,拿10块钱到南边打点色拉油去。"接着又说:"等我切完咸菜疙瘩,把这几棵酸菜做完后就收拾鱼,洗完腌起来,明天中午炸着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