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浪漫的话 >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时间:2018-05-26 07:57 点击:
金庸笔下的痴男怨女,相遇的方式有千百种。 这当中,最飘逸最浪漫的,莫过于这一对。 他的三师哥遭人陷害,自己又无辜卷入一门血案,为了调查真相,一路追寻到钱

金庸笔下的痴男怨女,相遇的方式有千百种。

这当中,最飘逸浪漫的,莫过于这一对。

他的三师哥遭人陷害,自己又无辜卷入一门血案,为了调查真相,一路追寻到钱塘江边。

天边新月如钩,她正在舟中抚琴,邀他上船来子夜游湖。

碧纱灯笼照映之下,认出她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妙龄丽人,他一片错愕,登时倒回岸上。

她不动声色,在轻舟缓缓离去之际,抚琴而歌,留下这么几句诗:

今夕兴尽,来宵悠悠。

六和塔下,垂柳扁舟。

彼君子兮,宁当来游?

他是饱读诗书画艺高超的风雅俊才,怎能不知这“彼君子兮,宁当来游”,其实是从《诗经》变化而来。

这,顿时勾起了他心中的好奇之意。

也难怪,在一番血雨腥风的恶斗之后,忽然遇上这等飘忽旖旎的风光,尤其那抚琴而歌的还是一位绝色佳人,立马让他心神不定,“悄立湖畔,思如潮涌”。

这就是张翠山与殷素素的初次相遇,充满了诡异与柔情,也浪漫到了极致。

而他们俩人,一出场就是对立的身份。

一个是武当七侠之一,玉树临风,儒雅倜倘,江湖人称“铁钩银划张五侠”;

一个是天鹰教紫薇堂堂主,貌若天仙,凌厉狠辣,是武林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教妖女。

翌日,张翠山如约而至。

虽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丝丝小雨,但却渲染出了一种朦胧飘渺的意境。

殷素素看张翠山站在雨中,随手掷过去一柄油纸小伞。

张翠山一打开,顿时被惊艳到了。

只见那把伞上是一幅淡雅的山水之画,还提着“斜风细雨不须归”七个字,虽然微嫌劲力不足,但也清丽脱俗。

张翠山心中颇为欣赏,一路加快脚步,跟上缓缓游动的船只。

而此刻的殷素素,头戴斗笠,伫立船头,风雨之中衣袂飘飘,犹如凌波仙子一般。

他们两个人,一个在岸边,一个在船上。

由伞上的书法聊起,不知不觉就走了十余里。

斜风细雨,才子佳人,吟诗对话,意犹未尽。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每次看到这里,幻想那个画面,都觉得这是金庸武侠里最富有文艺气息,也最为动人心弦的一幕。

聪明绝顶如殷素素,当然也知道此番天时地利不容错过。

于是娓娓道来,将误伤俞岱岩后托龙门镖局护送回武当,后来又被人假扮武当六侠劫走之事相告,还坦诚龙门镖局七十几条人命的灭门惨案正是她所为。

张翠山是侠义之士,听得殷素素此番话,记挂着生死未仆的三师哥,又想起那尸横遍野的惨剧,顿时怒发冲冠纵身一跃跳上船来。

殷素素在顷刻之间又换装束,成了一个少年书生,对着张翠山轻声细语地说了句:“寒夜客来茶当酒”。

张翠山也是聪明之人,一看殷素素的这番打扮,立即明白为何少林那帮僧人会误以为是自己将龙门镖局灭门的了。

面对张翠山的质问,殷素素却露出少女的腼腆之色,低下了头,轻轻地道:“我见你到衣铺去买了这套衣巾,觉得穿戴起来很是···很是好看,于是我也跟着偷了一套。”

在此之前,殷素素可是一个蛇蝎美人,杀伐果断,手腕凌厉。

可遇上张翠山,她一贯的坚硬如冰,也开始变得柔软似水。

这其中缘由,无非是爱。

只是,当时情窦初开的她,还未曾料到,一时兴起穿着同样的衣裳竟然交错出一段十年姻缘,而一时误伤俞岱岩的过错竟然为最终的惨剧埋下了祸根。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原本张翠山一心想追查真相,也想过对真凶严惩不贷。

但当他翻身上船,见到殷素素,看她中了梅花镖,却又心软替她解毒疗伤了。

这一番相处下来,殷素素已然从“张五侠”改口成了“张五哥”,最后还细心地替他缝补衣裳。

如若故事按照一般的套路推进,以张翠山跟殷素素两人的户门立场,再加上夹杂着那么多的矛盾纠葛,恐怕两个人纵然彼此有意,也是难以修成正果的。

关于这一点,其实两人都心知肚明。

原著里,在冰火岛上,他们有这么一段对话:

殷素素道:“倘若咱们是在陆地上,没经过这一切危难,倘若我也是一般一心一意要嫁给你,你也仍然要我么?”

张翠山呆了呆,伸手搔搔头皮,道:“我想咱们不会好得这么快,而且,而且···一定会很多阻碍波折,咱们的门派不同······”

正邪之分,门户之见。

他们两个之间,所爱隔山海。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好在,老天爷替他们安排了一场大风大浪,硬是将山海推平了。

在扬刀立威大会上,金毛狮王谢逊前来夺取屠龙刀,后将殷素素跟张翠山两人掳走。

不料,他们遇上了山呼海啸,一路辗转漂泊到了冰火岛。

其实,在这海上漂泊的期间,张翠山的内心是无比挣扎的。

他作为名满江湖的武当派张五侠,对是非曲直看得很重,对滥杀无辜也很痛恨。

所以,当谢逊口出戏言,称他们俩郎才女貌,情投意合,便在岛上成了夫妻,生儿育女,岂不美哉?

他的第一反应是拍桌而起,大怒喝止,叫谢逊不要胡说八道。

而殷素素呢,却是含羞低头,双颊晕红。

那个时候,或许张翠山已察觉到自己对殷素素动了情,只是他顾着江湖道义与血海深仇,强迫自己要自控。

真正让两人抛开一切真情流露的,是在狂风巨浪汹涌而来之后,他们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嘘唏。

殷素素倚在张翠山怀中,凑在他耳边说道:“张五哥,我俩倘若能不死,我要永远跟着你在一起”。

张翠山心情激荡,道:“我也正要跟你说这一句话,天上地下,人间海底,我俩都要在一起”。

山呼海啸,没有你根本不想逃;

脉搏心跳,没有你根本不重要。

缘分让他们相遇在乱世之外,命运却要他们在危难中相爱。

感谢这场风暴,让相爱的两人,暂时抛开正邪殊途,暂时放下了重重顾虑,霎时之间,两心如一。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到了冰火岛之后,他们其实有机会可以逃脱。

那一次,张翠山与谢逊打斗,百般暗示殷素素用暗器相助,只要打伤谢逊,他们就可以趁机脱身了。

可是殷素素始终没有出手。

张翠山初始以为她是怕误伤自己,可殷素素后来却坦白,她其实是怕两人逃回陆地之后,就难以在一起了。

如果说那一场浩劫,是上天的安排。那荒岛的十年相守,其实是她的苦心经营。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求仁得仁,种瓜得瓜。

他们在冰火岛上以天地为证结成夫妻,后生下张无忌,度过了十年的美好时光。

纵然风餐露宿,茹毛饮血,但能跟深爱的人相依相守,至少也能琴瑟和鸣,岁月静好。

转眼间十年已过,张无忌逐渐长大成人。

作为父母,张翠山与殷素素多了一番忧虑。

他们可以在荒岛上安稳度日,可是总不能让孩子孤独一生吧?

于是,他们选择回归中原。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更甚当年的血雨腥风。

在张三丰的百岁寿宴上,江湖各路人马齐集武当山。

他们被逼问谢逊与屠龙刀的下落,被讨伐当年龙门镖局的血案。

这段正派侠士与魔教妖女之间的姻缘,更是被天下人耻笑。

大敌当前,来势汹涌。内患掀起,覆水难收。

为了抵御外敌,武当六侠想使用“真武七截阵”,众人建议由殷素素代替瘫痪的俞岱岩。

殷素素前去向俞岱岩讨教武功招式,不料被俞岱岩认出正是当年用暗器打伤他的人,无奈之下,她也只好坦诚往事。

金庸笔下最飘逸、最浪漫的爱情,莫过于这一对

张翠山全身发抖,目光中如要喷出火来,指着殷素素道:“你···你骗得我好苦!”

殷素素拔出佩剑,倒转剑柄,递给张翠山,说:“五哥,你我十年夫妻,蒙你怜爱,情义深重,我今日死而无憾,盼你一剑将我杀了,以全你武当七侠之义。”

比起张翠山的震惊,殷素素这番求死之言反倒显得平静深远。

或许这一幕,她在回中原的路途上早已想过了千百遍。

当年铸下的大错,终究是要偿还的。

这十年的夫妻情深,更像是她向命运的一次豪赌。

她爱张翠山,也了解张翠山。

知道在同门侠义与江湖恩怨当前,他绝不能袒护妻子,更不能让武当蒙羞。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重重压力之下,张翠山选择一死了之。

而殷素素的这场豪赌也终于有了答案。

夫妻情断,爱人已死。

以她刚烈的性子,又如何愿意苟活?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她也选择殉情,悲壮又决绝。

冰火岛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爱情的美梦也随之破碎了。

金庸笔下的感情世界里,女子总是要比男子勇敢。

英雄们大多瞻前顾后优柔寡断,但姑娘们却是刀山火海一往无前。

殷素素就是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遇上张翠山之前是何等的凌厉与孤傲,可遇见之后却低到了尘埃里。

她之前杀伐果决,从不眨眼,可是与张翠山结为夫妻之后,却痛改前非。

冰火岛上的那段誓言,更是令人动容。

日后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殷素素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我夫君行善,救人苦难,努力补过,决不敢再妄杀一人。

从踏进中原那一刻起,有多少宿敌前来挑衅滋事,有多少江湖人士质疑谩骂,可她都不曾再杀一人,因为她在深爱的人面前发过誓,那便愿意为了他改变自己。

如若不然,按照以往的行事作风,面对张翠山被逼自杀,恐怕她早已悲痛入骨,愤而杀机四起,势必要搅得江湖不得安宁。

可是她终究是选择默默承受这一切,选择与他共赴黄泉。

只不过,她到底还是聪明绝顶的,故意要把谢逊的下落透露给空闻一人,却是在临死前布下的一个障眼法罢了。

最后在殉情前,她给张无忌留下一句话:“你长大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

年少时不懂,为何她在那么悲情的一刻,会留下这么一句话。

如今想来,这何尝不是她的自嘲啊。

这一生,她骗了张翠山一次,一骗十年。

她曾以为这善意的欺骗能够换来平静的相守,没想到十年夫妻情深在真相揭开的那一刻千疮百孔。

所以,她愿赌服输,用最决绝最悲壮的方式,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也替那段爱情画上一个凄美的句号。

日后的江湖里不管风云聚散,与她再无关系。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