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微小说 >

万元大奖震撼揭晓

时间:2018-06-29 00:09 点击:
从6月初到现在,持续被广大读者和网民关注3个多月、由本报主办的“新东方杯”燕赵都市报首届微小说大赛圆满落幕。9月29日上午,在5位大赛评委的评审中,14篇获奖

从6月初到现在,持续被广大读者和网民关注3个多月、由本报主办的“新东方杯”燕赵都市报首届微小说大赛圆满落幕。9月29日上午,在5位大赛评委的评审中,14篇获奖作品脱颖而出。张丽钧的作品《等着我》获得一等奖,刘建超的作品《担家》、马晓红的作品《白马湖畔》、刘冷静的作品《杨家包子铺》获得二等奖,《因为父亲》、《近邻》等10篇作品获得三等奖。

本次大赛自6月5日开启以来,

得到了全国各地读者和网民的积极响应。

大赛共收到微小说作品近1100篇

活动页面总访问量达150万人次

万元大奖震撼揭晓

评审现场

经历了网络投票,初审、终审多个环节,

最终评选出获奖作品。

在29日的评审中,

评委们对本次大赛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

河北省作协副主席刘建东说,

对本次大赛作品的整体印象比预想的好。

本次微小说大赛历时三个多月

在全省乃至全国

掀起了微小说创作的热潮

“新东方杯”燕赵都市报首届微小说大赛获奖名单

一等奖

张丽钧《等着我》(河北唐山)

二等奖

刘建超 《担家》(河南洛阳)

马晓红 《白马湖畔》(广东)

刘冷静 《杨家包子铺》(陕西西安)

三等奖

赵登科 《因为父亲》(湖南邵阳)

云舒 《近邻》(河北石家庄)

赵新 《你和别人不一样》(河北保定)

韩联社 《尴尬》(河北石家庄)

张梅英 《艺术家之死》(河北石家庄)

杜双庆 《向光生长》(甘肃兰州)

顾俊萍 《半张选票》(河北石家庄)

盛晓旭 《撤赞》(江苏南京)

陈秋婷 《艾伦的日记》(安徽池州)

翟立华 《家仇》(河北邢台)

获奖作品展示

一等奖(1篇)

等着我

张丽钧(河北唐山)

这是一个高一女生交给我的作文,题目是《等着我》。

我蜷在床头,像个没活气儿的纸人。机械地摸到手机,拨打。刚按下4,手指就像被蛰般缩回。我撇掉手机,抱起那个开满红黄花朵的小被,一朵一朵地抚弄那花,仿佛要将它们抚醒。妈妈絮叨过多少遍:“这小被是我平生做的第一件棉活儿呢!引被子时,我的手被扎破了5次!”妈妈自怜又自得地朝我举起一个摊开的手掌,拨浪鼓般地摇。我撇撇嘴:“还说呢,笨死了!”妈妈是个老师,做被子自然是短板,但为了宝贝女儿,她毅然用惯拿粉笔的手拈起了钢针。犹记我小升初那年,我家搬家。门口堆了一堆旧家什。爸爸唤来收破烂儿的,连卖带送,把小半个家打发出去了。我回身瞥见那床小被,豪气冲天道:“把这个也拿走吧!”妈妈一听,惊得眼珠子都要滚出来了,劈手夺过小被,凶巴巴地对我说:“咋不把你老妈也卖了破烂儿呀!”

后来,我多次忆起这情景。我想,那小被上覆满了一个女人最初萌动的母性呢!还有,应是跟妈妈的身世有关吧。我有个暴戾的姥爷,最大爱好是往死里揍姥姥。妈妈7岁那年,被揍得半死的姥姥悲愤离家,不知所踪……有一回,妈妈看倪萍主持的“等着我”节目,看得大泪小泪,爸爸也跟着抹泪。我骑坐在妈妈腿上,用腮去拭她的泪,俯在她耳畔问:“妈妈,你是想去寻我亲姥姥吗?”妈妈听罢,大放悲声。

一年前,妈妈被一纸诊断书击垮——胃癌晚期。多少次,我掐青了大腿,希望从噩梦中醒来。然而,噩梦却在日光下愈演愈烈。

弥留之际,妈妈抱着那床小被,将我唤至床前:“宝贝,妈妈一直对你隐瞒了一件事——你不是妈妈亲生的。15年前,妈妈从一个陌生人手里接过了你。你赤身裹了这床小被。15年间,我拼死搂紧这床小被,不让它见天日。别怪我编造扎破手指的谎言诓你,我无非想装得更像你亲妈。但我有时也会冒出一种戳心的念头——去‘等着我’节目,朝全国观众抖开这床小被,为我的宝贝寻到亲妈……我就要走了,唯一的愿望就是,我走后,你打这个电话:4006666892,带着小被去见倪萍阿姨。或许,那丢了小被的女人也一直在苦苦寻找这床小被呢……”

直到今天,我都不知该不该打这个电话。我想,假如我真的去了那个寻亲节目,我最想寻的,怕也是那个忐忑地紧紧搂了这小被15年的女人吧?我会对她说:“妈妈,等着我!来世,咱俩一定做亲母女。不过咱俩得倒过来,你做女儿,我做妈妈……”

我为此文打了满分,又兴奋地找到小作者,告诉她说,这篇小说深深打动了我。女孩闻声泪如雨下:“老师,可惜它不是小说……”

二等奖(3篇)(以下文字滑动阅读)

担 家

刘建超(河南洛阳)

老街从明末清初磕绊至今,沿街住户还用的是旱厕。每天早上,有专门担尿的人来家里清理茅厕的粪便。老街把做担尿营生的人称为担家。

老干就是个担家。

老干个高精瘦,皮肤黝黑,脸上总带微笑。老干在老街做担家,走进住家门,总吆喝一声,来咧——避免后院茅池有人尴尬;活做完了再吆喝一声,走咧——告诉住家关好大门。老干在茅厕里起尿,舀粪的勺子用得利落,起落之间,绝不会将污物遗撒在地面上。木桶装至八成,小心移至厕外,再拎进另一只桶。他稳稳挑起担子,匀步小跑,过门槛时前面的木桶稍抬高,跨过门槛,后面的木桶再抬高,脚下的步伐速度不变,木桶里的污物绝不会溅出点滴。老街住家的门槛高低不同,坊传老干为了练好过门槛的技巧,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用砖头和竹竿搭成门槛,闲时担着木桶在院子里练活儿。

老街遇到大雨。明晃老两口犯愁了,院子里的排水管道不畅,积攒的雨水就涌到了后院的茅池,眼瞅着茅池就要被灌满,溢到院里可就恶心了。

来咧——老干担着木桶进院了,二话不说就钻进茅池淘粪。老干来回担了五趟,雨水中依然是稳稳地挑起担子,匀步小跑,过门槛时前面的木桶稍抬高,跨过门槛,后面的木桶再抬高,脚下的步伐速度依然不变,木桶里的污物不溅出点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