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谷川俊太郎:好的诗歌,永远有沉默的一面

时间:2018-07-09 13:23 点击:
上周落幕的“2017年香港国际诗歌之夜”聚集了来自英国、美国、南非、智利、加拿大、日本、叙利亚等国家的二十位诗人,现年86岁的日本著名诗人谷川俊太郎也现身香

谷川俊太郎:好的诗歌,永远有沉默的一面

    谷川俊太郎在“2017年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活动中。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发自香港 上周落幕的“2017年香港国际诗歌之夜”聚集了来自英国、美国、南非、智利、加拿大、日本、叙利亚等国家的二十位诗人,现年86岁的日本著名诗人谷川俊太郎也现身香港,并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

在日本,谷川俊太郎是名副其实的“国民诗人”,拥有无数读者,从小孩到老人,覆盖各个年龄层。他出版过80余部诗集、300册绘本、100多册译著,以及各类随笔、剧本和编著,他的作品也被收进了各种类型的教科书。

不管在哪里,媒体记者、读者大众都想一睹诗人的面孔,谷川也经常出席各种各样的采访和朗诵会,与不同领域的人对话,但他告诉记者,其实自己私底下是不愿多说话的人。

诗人的家在东京都内,附近有一条小河,河边有个公园,谷川经常在那儿散步,“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散过步,年纪大了才发现散步是一种快乐。”谷川说,他就是在高龄社会的日本,作为一个普通的老人在生活。每天早晨7点起床,先做30分钟呼吸法运动,不吃早餐,只喝一杯蔬菜汁,每天只吃一顿晚饭,已经坚持了5年。

“爱是什么?”“爱是秘密。”诗人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总是谨言、谦逊,温和。对他来说,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沉默时刻,而他把那些曾经沉默过的经验转化成语言,转化成诗歌。就像他那首有名的《接吻》写的一样:“沉默化作静夜/如约降临于我们/它此刻不是障碍/而是萦绕我们温柔的遥远。”

这就是谷川俊太郎,他的诗歌有一种复杂的纯粹性———“我让瞬间的宿命论/换上梅花的香馨”、“我无限的回归/嫩叶的影子在一瞬间晃动”,以禅意包裹着超越生死对立的纠缠,以默然的方式、混沌的通感与世界交谈。他敏感、忧伤,同时也诙谐、明亮。

对话

南都:你的父亲谷川彻三是日本有名的哲学家和文艺理论家,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是不是从小就对文学耳濡目染了?

谷川:我相信我是无意识地受了他很大的影响。最近我在新潮社出了一本对话集,叫《被称为诗人》,从我父亲谈起。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诗人,他去世之后我发现他的遗留物有几本诗,我想给他出一本诗集,但我反复看完之后,觉得写得一般。日本的时代变化太大了,他没能越过时代的局限性吧。

南都:这个局限性怎么理解?

谷川:父亲那一代最流行的文化都是舶来品,最好的东西都是外国的。文学也一样,那时候日本一味崇尚西洋文学,到后来才发生了转变,最重要的转折点是重新评价《源氏物语》。

在我的写作里没有日本和西方之间的冲突,我从小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跟着妈妈学钢琴。我这一代诗人其实很幸福,诗歌的读者很多,诗歌很盛行,很流行,尤其是60年代,但是过了半个世纪后,所有形式都被写尽了,手法、主义都探索完了,这跟其他艺术是一样的。因此,这给当下新生代的诗人留下了更为艰难的挑战,他们如何创造、寻找上一代人没有发现到的东西,目前有一位非常前卫的女诗人叫最果夕日,写得非常好,我很欣赏。

南都:你说过去的日本崇尚西洋文学,那么现代诗和古典文学,比如俳句、短歌的关系是怎样的?

谷川:明治政府时期,日本吸收了很多西方文明,当然在那时候俄罗斯和法国的现代文学、现代诗也进入了日本,在翻译大量西方文学、文献的时候,出现了一种翻译体,和明治以前的日语区别开来。这里有一道分水岭,用翻译体创作的作品,和明治维新以前的日语创作的作品,彻底断开了,明治维新让古典诗和现代诗彻底诀别了。

日本对现代诗歌的接受,也是和中国一样,短歌俳句起码有韵律,现代诗诞生之初会遭逢一些质疑。年轻的时候担任过诗歌奖的评委,后来我都辞退了,因为一首现代诗的好坏标准,真的不好判断。当然,现在日本诗人中创作短歌和俳句的也大有人在。俳句和短歌相比,我比较亲近俳句,短歌的节奏和押韵我不太喜欢。但在我的作品中,没有带有意识的俳句意象。

南都:你还记得刚开始写诗的情况吗?

谷川:我没上过大学,通过诗歌、剧本,通过稿费和版税养活了自己,因此读者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应该创作从小孩到老人都能阅读、接受的作品。我并不把自己封闭在诗歌写作里,我还在尝试诗歌和音乐、朗诵的关系,我创作过很多绘本,以此让诗歌找到更多的读者。

我觉得诗歌的物语性不输给小说。小说比诗歌卖得好,因为人是需要物语的。诗歌虽然没有庞大的宏大的故事结构,但可以展开物语的故事场面,从一首诗的开始、中间到结束,物语性都是很重要的。

刚开始的时候,诗歌就是青春。现在对我来说,年龄越大,诗歌越容易被写出来。

南都:这跟中国写作者的情况不同,很多作家到了后来江郎才尽,写不出来,原因可能是浮躁,积累不足,储备不足等等,而似乎日本的作家不少晚年发力,越写越好?

谷川:日本也有年龄大了,感性枯竭,年长之后隐居的诗人,这和中国是一样的。你说的情况可能不是江郎才尽的关系,而是觉得写诗没啥意义,因为不写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当我知道有些中国作家由作协发工资,感到很意外,但日本不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