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艺术家刘铁飞,要为高密捐建一座抗战博物馆

时间:2018-07-10 14:17 点击:
80年前,一场抗击日军的伏击战,30年前,那部轰动一时的电影《红高粱》,这些都深深地印在一位艺术家的内心深处,如今,他要将收藏了十几年的关于那场伏击战的物

80年前,一场抗击日军的伏击战,30年前,那部轰动一时的电影《红高粱》,这些都深深地印在一位艺术家的内心深处,如今,他要将收藏了十几年的关于那场伏击战的物品捐出,并在高密东北乡建一座“红高粱抗战博物馆”。

这位艺术家就是以描绘故乡红高粱与老门油画而闻名的刘铁飞,他还是两届奥运会(伦敦、里约)指定唯一的中国籍艺术家。在参与国际艺术活动的同时,他一直念念不忘故乡,要为故乡留下一段“历史记忆”。

艺术家刘铁飞,要为高密捐建一座抗战博物馆

刘铁飞在介绍他的抗战藏品

缘起:小石桥写生

刘铁飞上小学时,正值电影《红高粱》热映,他连着看了七遍,被电影的画面彻底震撼了,同时,他又有种异样的亲切感:这不是我的故乡吗。此后,他听说了这部电影就是在他故乡所拍,而且那座在电影中打鬼子的小石桥,在当年真的打过一场针对日寇的伏击战。

2003年,刘铁飞从美院毕业后,回到故乡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那座小石桥。当年秋天,他来到了高密孙家口的“青纱桥”写生,画出了后来被莫言收藏的《桥的记忆》。

莫言在其后为刘铁飞所写的序言中,这样描述这幅画:“这座桥基陷落,桥石被岁月剥蚀得凹凸不平的小桥,跟随着电影《红高粱》走向了世界。铁飞用他的画笔把这座小桥给我搬来北京,一腔乡情如同美酒,让我感动不已。”

在小石桥写生期间,刘铁飞还有另外一份收获:当年伏击战的遗留物。起初,有一位住在附近的村民向他兜售家中的老鱼盘,后来又找出一截断了的刺刀和改为水瓢的日军钢盔。刘铁飞眼前一亮:“这可是宝贝啊。”陆陆续续,他收集了几十件物品,包括弹壳及日军或游击队的枪械残件。

艺术家刘铁飞,要为高密捐建一座抗战博物馆

刘铁飞与抗战收藏专家樊建川在一起

触动:来美术馆讲故事的老人

十几年来,刘铁飞根据故乡红高粱及老门创作了一系列油画,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影响,已先后在英国、德国、法国及中国台北等地展出。2014年,高密市政府为其打造了“刘铁飞美术馆”。

这座美术馆离“青纱桥”并不远,开馆后,不断有住在附近的老人前来参观,并对刘铁飞讲述当年伏击战及公婆庙大屠杀的往事。

有一位住在公婆庙的老人讲:“日本人进了公婆庙后,开始了屠杀。有一户家里有两个闺女,一个出嫁,一个未婚。当天两人都在家。那个已婚的被日本人堵在了院子里轮番糟踏后杀害了。那个未结婚的从院墙爬出去跑了,跑到村外被截住,同样被糟踏了,死的时候,她的两只手紧紧地攥住沟边的两把红草。”

当时,还有更多的老人来美术馆讲过往事,但刘铁飞忙于参加奥运创作,并没有详细记录下来,“现在想想很后悔,这些八九十岁的老人有些已慢慢不在了,所以,我觉得整理好这些资料,建一座抗战博物馆已刻不容缓了。”

今年正值“孙家口伏击战”与“公婆庙惨案”80周年,刘铁飞多次前往这两个村庄,为两村80岁以上的老人拍照,并装框相赠。“这些照片我多洗了一套,将来抗战馆建好后要挂在主厅的墙上,取名《见证者》。”刘铁飞这样说。

艺术家刘铁飞,要为高密捐建一座抗战博物馆

刘铁飞与抗战收藏专家樊建川在一起

珍品:董希瞻枪套与日军药箱

刘铁飞的父亲也酷爱收藏,十年前在老家筹建“胶莱民间石器馆”时,有一天听说相距十几里的董家大庄有一对“旗杆石座”要出手,刘铁飞拉着他前往该村。

等他们到达时,那对“旗杆石座”刚被人买走,正在失兴之际,村头一位老人抱出一个旧木箱问要不要。打开木箱,里面有两个皮枪套、一个旧公文包,还有一个旧水壶、祙子等。虽然这些东西比起那对石座来年代要晚,但抱着不能白跑一趟的心态,他们还是把那一箱东西拉回去了。

回家后,刘铁飞在擦拭枪套尘土时,发现套盖内有两个字:轼堂。他马上找寻了相关文史资料,查阅后得知:轼堂是该村一位抗战人物的名,该人字希瞻。“董希瞻?!”刘铁飞当时心头一惊:“难道这就是那个打孙家口伏击战的董希瞻?他是我老家的?”

随后他又查阅了更多的资料:董希瞻是孙家口伏击战的副总指挥,他带领的第二大队被确定为这次伏击战的主攻队伍,同时,孙家口伏击战的第一枪也是董希瞻打的。这次战斗共消灭日军28名,缴获枪四十余支,子弹数万发,军刀3把(其中将级军刀1把),军用地图1份、军用汽车1辆等。

其中比较重要的一段记载是:“孙家口伏击战后,董希瞻将开走的汽车埋藏于地下。该战总指挥曹克明要董希瞻交出所得的汽车、枪支等战利品,被他拒绝,从此两相交恶。”这段记载也解开了刘铁飞的疑惑:原来这个印有大正、长平等字样的木箱为日军弹药箱,箱中的日军水壶、印有昭和十二年(1937年)的袜子等都应是那场伏击战战利品。

之后的十年时间,他与父亲在老家附近先后收集到了三把军刀、两件大佐披风、一个将校背包、日军地图等,其中最为特殊的是一个日军药箱,该药箱做工十分精美,内有各类药品盒罐十几个,铁镊子一把。其中一款为战争中的外伤药“伤品一切效能药”,里面还剩有部分药粉,另一个标有日本陆军卫生材料厂的“眼软膏”,标记生产日期“昭和十三年(1938年)一月”。据文史专家介绍,这种档次的医药箱应为日本高级军官配备。

艺术家刘铁飞,要为高密捐建一座抗战博物馆

刘铁飞在日军高密慰安所旧址寻找侵华物证

艰难:物品已越来越难收集

为了更好地展现当年伏击战的时代全景,刘铁飞广泛收集抗战物品,先后到过北京、济南、台北等地,甚至冒酷暑赶到刚拆毁的高密日军慰安所搜集过物证。目前已收藏抗战物品近千件。让他感慨的是,附着近年收藏热的兴起,这些抗战藏品价格也越来越高,并且越来越难收集。

“一张高密的民国照片要一千多元,一套民国版《高密县志》要几万元,以后收藏就更困难了。”刘铁飞说,这些藏品中,花费最多的是一本日本特务机关的极秘文件《山东省建设进步状况一览表》,该文件是从北京拍卖行高价拍得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