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难过日记 >

红军过草地日记:茫茫草地,跋涉奇迹

时间:2018-07-12 14:19 点击:
过草地,一直是长征中最艰苦也最神秘的一段。今天,我们再次走进,回望那段历史。

红军过草地日记:茫茫草地,跋涉奇迹

萧锋少将,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图为萧锋在长征途中抵达六盘山西麓兴隆镇。

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就地召开的两河口会议提出了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由于胡宗南重兵控制经松潘北去的交通要道,红军不得不决定取道草地北上。
  根据党中央的计划,红一、红四方面军被混编为左、右两路军,穿过松潘大草地。右路军在毛泽东、周恩来、徐向前、叶剑英等率领下,从毛儿盖出发,绕过松潘穿过草地向班佑前进。左路军在朱德、张国焘、刘伯承等率领下,由马塘、卓克基出发过草地向阿坝地区开进。
  1935年8月,中共中央和红四方面军指挥部率领的右路军自毛儿盖地区出发,正式进入草地。经过7天的艰苦努力,右路军终于到达班佑地区,创造了长征史上的奇迹。

  ☆历史篇
  萧锋日记——
  1935年8月24日 时雨时雪

  早晨起来,肚子饿得咕咕叫,原来准备的青稞麦炒粉,被雨淋得变成了疙瘩,只好烧些开水泡成面糊糊,加上几片肉干充饥。从军团首长到每个战士,都吃一样的饭汤。我们正在吃的时候,忽然下了一阵白雪,落在汤碗里,大家笑着说:“天下白糖,增加营养。”饭虽然简单,汤也不好,可是这么多战友集中在一起,热情交谈,倒也别有风味。
  部队沿着荒无人烟的地区前进,右侧是大森林,左侧是一望无边的草原,间隔不远还有一片水汪汪的洼地,景好看,可路不好走。大家都拿根棍子当手杖,吃力地走着。
  午后三时,看到神炮手赵章成同志身体不好,由叶青山同志换他下来搞后卫收容,前面掉队的和后面大队混在一起,拼命地赶路。
  最讨厌的是草地的烂泥潭,远看像一堆水草,人和骡马走过去,一不小心,掉进去就越陷越深,救都救不出来。
  侦察连六班长崔华义同志,江西黎川县人,二十五岁,陷入了泥潭,我们收容队十多个同志千方百计地抢救仍无效。崔班长为革命牺牲,我们在白茫茫的草原上为他开了追悼会。
  荒草泥泞,路越来越不好走。向左侧看到电台摇机员也走不动了,我们赶紧组织几十名同志,帮助他们背枪,背干粮袋,减轻他们的负担,保护电台机器安全过去。
  司令部和野战医院的十几个炊事员,挑着伙食担子艰难地走着。他们的任务比谁都重,每到宿营地,同志们都休息了,他们还要烧水做饭。当看到有些瘦弱的战友倒下时,他们难受极了。我担任收容队长,看到战友们倒下了,心里更难过。我跑前跑后,招呼医生和卫生员拼命抢救。没有药品,医务人员只好推拿按摩,进行急救。有的病号按摩无效,很快就停止了呼吸。我们的眼泪像珠子一样滴在战友的遗体上。草地不能久留,只好忍痛告别战友的遗体,扶着那些还有一口气的同志,拉一步走一步,顽强地向前迈进。
  草地里,没有地图,没有向导,迷雾满天,有时围着草地推磨子、转圈子,前卫成了后卫,后卫又成了前卫了。晚达达西多奇草地东山原始森林里露营,行程约五十多里。

  1935年8月25日 阴雨

  这几天不是下雪就是下雨,给行军带来更大困难。
  清晨出发,部队刚走到班佑河花滩,发现右侧敌人骑兵一个多团向我冲来。我一师一、二团展开战斗,打了半个小时,分三路向敌人包围过去,打死打伤敌一百五十多人,缴获五十多匹战马。
  晚达嘎德纳合东山(海拔3637米)的森林边露营,行程六十里。看到徐向前、陈昌浩骑马前进。今午后还看到张闻天、李德骑马随纵队右侧前进,看样子李德没有病。
  粮食和野菜吃光了,饿得没办法。炮兵连炊事员苏清伍同志说,穷人过年过节买不起肉,就捡财主丢掉的猪皮煮汤吃。他一提醒,大家就把牛皮带、枪皮带、旧牛皮鞋用水泡后煮了吃。我的皮包装过盐,煮好后吃起来还挺有味道,有的同志开玩笑说,真像墨鱼炖鸡的味道。许多同志因病、伤、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倒在路上,实在悲痛!

  1935年8月26日 阴雨

  进入草地第四天了。
  清晨出发,到分水岭东南宿营,究竟走多远无法正确计算。好多单位都没有粮食了,菜和肉干也吃光了。军团政治部民运部有位干事,过分水岭不久,就突然倒在草地牺牲了。
  草地的水因为长年泡着腐草,又黑又臭又有毒,根本不能吃用。口干得要命,有的喝了几口,肚子马上发胀,甚至胀死。脚上被草根刺破,毒水一泡,就红肿溃烂。
  炮连神炮手吴民选班长,江西于都县人,十四岁参加红军。他肚胀、脚肿,两天没吃东西了,走不动,战友们轮流背,背不动,就用木架当滑车拉。这样坚持了两天,实在不行了,快咽气时他拉着我的手流着眼泪说:总支书,你们快走吧,不要管我了,快跟着毛主席打出去。有空时给我家去封信,告诉我妈妈、哥哥、姐姐,叫他们好好活着,工农革命一定会胜利的。
  侦察连三排战士张伍才,福建人,二十五岁,刚进草地时,是尖兵班的开路先锋,昨日掉队,饿得头昏眼花,半夜追赶队伍,陷在烂泥潭里,无法出来,光荣牺牲。
  工兵连三排副排长,是位非常好的同志。一路上,他为老弱病残的战士背枪,搀扶病号行军,可自己太累了,在路上稍一休息,就中风致命。
  警卫连战士卢堂宝,江西兴国县人,十九岁,参加过中央苏区第二、三、四、五次反“围剿”。这次过草地,因吃草蘑菇中毒牺牲。
  天黑后,一军团前指在桑白抬合东山(海拔3543米)的森林边露营。军团聂政委找我去汇报军团前梯队四天过草地的情况。我说,根据十四个单位统计,已掉队二百五十人,牺牲一百二十多人。大家心情十分难过。聂政委指示,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注意发挥党支部的堡垒作用。没有粮食,就拔野菜、选野菇、割皮带吃,担子挑不动就丢掉吧。实在不行时,骑的骡马也可以杀掉吃。
  许多掉队的战士,连病带饿,有的连拔野菜、选野菇的力气也没有了,看了心里实在难过。四个军团在这草地上,困难实在多。前面的部队把野菜、野菇吃光了,后面的部队就没有什么吃的东西了。有的同志实在饿得没有办法,看到前面部队拉的屎里还有没消化的青稞麦,就一粒一粒拣出来,用水洗干净,再用茶缸煮了充饥。
  半夜,通讯连汇报,三个通讯员和一名炊事员吃野蘑菇中毒,有的快要断气了,有的浑身发紫,得赶快抢救,并通知大家注意。

  1935年8月27日 阴雨

  今天是草地生活第五天了。晨出发,经佑括合进到若隆嘎附近宿营,行程六十里。饿得头昏眼花。听说还要两天才能走出草地,真急人!
  午前有两架敌机窜来捣乱,草地无躲藏,让它去。
  军团直属队已掉队三百多人,牲口也死了不少,许多重物淤陷在草地。
  工兵连二排长丁华齐陷入泥潭里,刚喊救命,转眼就被深泥潭吞没。
  一军团前指晚在求吉南哇分水岭(海拔3659米)西山处露营。
  晚上,同警卫连连长尹国赤同志等在一棵大树下过夜。尹连长说,七班长高才秦,江西于都县人,过草地挖野菜时被毒蛇咬伤,中毒身亡。他临死时讲,你如能出去,请写封信给我家,我是为保卫苏维埃红旗而死的,请家里人不要难过。

  

【1】【2】

红军过草地日记:茫茫草地,跋涉奇迹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