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历史故事 >

老街小巷丨南湖路的故事,从1500年前的《水经注》说起

时间:2018-07-12 22:21 点击:
从《水经注》中浮出的南湖路:1500年前这里是郦道元笔下的泊船良港;漂泊的杜甫曾在这里系舟40多年前曾被叫做“鼻缝子线”;拖板车的“腾云驾雾”堪称长沙一景文

从《水经注》中浮出的南湖路:

1500年前这里是郦道元笔下的泊船良港; 漂泊的杜甫曾在这里系舟

40多年前曾被叫做“鼻缝子线”;拖板车的“腾云驾雾”堪称长沙一景

文丨任大猛

老街小巷丨南湖路的故事,从1500年前的《水经注》说起

(1983年南湖港,拱桥上是铁路,拱桥里是简易马路,每年一涨水就无法通行。罗斯旦  摄)

老街小巷丨南湖路的故事,从1500年前的《水经注》说起

(1983年火车南煤站,由南湖港往西就能到火车南煤站及湘江边。罗斯旦  摄)

老街小巷丨南湖路的故事,从1500年前的《水经注》说起

(2007年6月19日,工人们正在把木材装上最后一节车厢,老火车南站此后退出历史舞台。记者  田超  摄)

老街小巷丨南湖路的故事,从1500年前的《水经注》说起

(2007年7月3日,长沙老火车南站一列火车驶进即将被拆除的老站。     资料图片  记者  田超  摄)

老街小巷丨南湖路的故事,从1500年前的《水经注》说起

(熊枝来儿时记忆中的南湖路。    ■制图/杨诚)

老街小巷丨南湖路的故事,从1500年前的《水经注》说起

(清乾隆十四年长沙府疆域图上标明的南湖港。)

长沙很多古老的街巷井肆,正慢慢被飞速成长的现代都市影像替代。但其典籍文献的考据,口耳流传的掌故,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氤氲底色。本报“记忆”版为此特别推出《星城街巷志》,由目前进入改建尾声的南湖路开卷,追本溯源,照见我们的来路去处,以及身边最细微的生活脉络。

四十年前,儿时的熊枝来闭着眼睛从东瓜山顶一滑而下,落到南湖路边上的菜地里时,肯定没有想到,经过几代长沙人的改造修建,目前南湖路已改头换面为双向六车道的通衢大道。那些曾经在这里帮人推一次板车挣5分钱的长沙细伢子,还记不记得它、认不认得它?曾因窄小被称为“鼻缝子线”的南湖路,已蝶变为长沙最具“明星相”的新路。挖一挖南湖路前世今生的“八卦”,我们发现,南湖路的故事,竟要从1500年前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说起

南湖港的水流,从1500年前流淌到今天

南湖路,因南湖港而名。

南湖港,在古代是长沙湘江边最重要的避风良港之一。1500年前,南湖港就是北魏郦道元提到的泊船良港。《水经注》说:“湘水又北,左会瓦官水口(注:今天的靳江河口),湘浦也;又径船官(今南湖港)西,湘(洲)【州】官舟之所次也。北对长沙郡,郡在水东,州城南,旧治在城中,后乃移此……” 1500年前南湖港的繁荣,我们可以遐想。

繁华一直沿续到唐代。杜甫漂泊到长沙时,曾系舟湖港边长沙驿:“江畔长沙驿,相逢缆客船”。 五代十国时期,楚王马殷在碧湘街筑避风良港碧湘宫,在今橘子洲大桥北面筑成功堤。至宋代时,南湖港已很少被人提及。

元朝军队攻打长沙时,碧湘宫和成功堤被毁。明清两代,长沙湘江东岸竟找不到一处好的避风良港。由此,明清两代,湖南经济中心地位让位给了湘潭。

从明代起,凡致力长沙经济发展的官员,都想在湘江边辟出一处避风良港。明嘉靖四十三年,明朝著名司理翟台开挖疏浚南湖港,但所起之土就堆在南湖港边,天下暴雨,泥土被冲到河港中造成淤积。乾隆二十一年,巡抚陈宏谋筑分水坝以刷泥沙,开月形渠畅流水势,南湖港建成……直到民国,南湖港仍可泊舟,但此时火轮船已普及,铁路已通,一个小小避风港,意义已不大。

上世纪50年代后,就南湖港淤塞的旧有河道,长沙市政府修筑以明沟为主的南湖港公沟,昔日南湖港河道仅作排污之用。 上世纪90年代,南湖港明沟改成暗沟。从《水经注》中浮出的南湖港,至此成为历史名词。

北面的东瓜山和曹操有关系?这里的土地公公为什么是个歪嘴巴?

南湖路旁最高大的山堆有三座,南湖路南面为古堆山,北面为宝塔山和东瓜山。

传说有一年南岳大帝要太乙真人在南岳建一个宝塔以镇妖去邪。当时太乙真人急着救他的弟子哪吒,就顺手搬走陈塘关黄帝战蚩尤的宝塔。他担心南岳大帝看出是旧宝塔,就想在鸡叫之前送去。没想到这时南湖港的土地公公,正为港中妖龙作孽唉声叹气,忽然看到空中太乙真人托着宝塔匆匆经过,知道是要赶在鸡叫前飞往某地,于是撮口学金鸡高叫,引得周围金鸡全都跟着叫起来。太乙真人大惊,手中宝塔托不稳从空中掉下来,就成为了南湖路北面的宝塔山,而宝塔下的泥土落下来,就成了古堆山。

太乙真人恼羞成怒,甩了土地公公一个耳光,把他打成了歪嘴巴。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南湖港旁枣子园的土地庙里,土地公公还是一个歪嘴巴。宝塔下残留的泥土里,有一颗种子长成了一个大冬瓜,这座山就成为了东瓜山。曹操在东瓜山吃完冬瓜还想带走,但这里的冬瓜是仙果,没有种子,曹操下令拔光瓜藤,从此东瓜山只有冬瓜之名,不长冬瓜……

这几座山的民间故事,直到今天仍在流传。我的同学曹亮从小到大就住在南湖路旁,这些故事就是他讲给我听的。

这里的天空曾经煤尘飞舞,这里的板车曾经“腾云驾雾”

曹亮说起他小时候,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南湖路最深的观感,就是这里的天空是黑色的。因为南湖路西面有火车南站,南湖路的西路口正对着南站卸煤坪,不需要刮风,南湖路口直到大椿桥,天空都是黑色的。 他曾就读于南湖路斜对面的书院路第三小学,那时候他们从来不用搞什么大扫除,随便扫两下就“散学”,因为空气污染太严重,无论怎样打扫也扫不干净。

那时候的南湖路很窄,从西往东为上坡路,坡度较陡,当年人们把这条路称作“鼻缝子线”。火车南站虽有铁路和水运,不过运输方式仍以板车拖运为主。少年时代,我有时会去那儿找曹亮一起玩,看到过成年人拖着板车的辛苦场景。当年南湖路周边沙湖桥小学等校的小学生,大都有过帮忙推板车赚外快的经历,推板车上坡小孩每次为5分钱,成人为1角。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