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笑话 >

弃领养老金不是笑话,这些省份已经见底

时间:2018-07-12 22:25 点击:
文丨西部君这两天 江西宜春老年大学的一名学员 在当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上 提出了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建议 鼓励市民主动申请放弃领取养老金 该发帖人称 我

  

  文丨西部君

  这两天,江西宜春老年大学的一名学员,在当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上,提出了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建议:鼓励市民主动申请放弃领取养老金

  该发帖人称:我市市民要多为国家想,现在养老金紧缺,大家不能只顾自己不顾国家,对于这种只顾自己利益的行为,却不为国家考虑的个人,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资格,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建议没收财产,直接驱逐出境。

  鼓励弃领养老金的提议被当笑话看,不过很现实的问题在于,这一荒唐提议涉及的背景,也即养老金紧缺,却是个让人笑不出来的问题。

  1.到2021年,职工养老保险结余将负增长

  2017年,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46614亿元,比上年增长22.7%;支出40424亿元,比上年增长18.9%,整个大盘的当年收支结存有6000多亿,收入的年增长速度高于支出。

  2016年的情况就没这么好了。当年的收入是37991亿元,增速为16%;支出是34004亿,增速为21.8%,收入的增长速度低于支出。相对来说,2017年的收支水平,算是有了好转。

  不过考虑到中国的人口结构变迁,以及养老保险制度全覆盖后缴存增量到顶的事实,情况可能就未必一直乐观。我们不妨把时间拉长,以世纪初为起点来看收支增长趋势:制图:西部君    2010年是一个节点,随着养老保险体系的全面铺开,参保人数迅速扩大,收入和结余都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在2010—2014年的区间内,收支间的差距为近20年最大的阶段。但是到2014年之后,对比蓝色和红色的线条,可以发现二者的差距有明显的收缩。

  再看结余部分。先得提醒一下,结余不是收入与支出简单相减的结果,还包含了历史的收支盈余。到2016年,与支出之间的差距,也有小幅度收紧。

  从这张趋势图上,看不出未来的具体走势,不过《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对企业职工部分曾有过预测:    因为累计结余计算的是历年的结余总和,所以相对于当年收支结余的增速,会有一个时间差存在。不过即便如此,累计结余的增长率,也将在2019年到顶,然后开始下跌;至于当年结余部分,2018年到顶后,也开始断崖式下跌。

  到2021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当年结余,将会出现负增长,如果负增长的趋势持续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收不抵支。

  那么,填补养老金缺口需要的钱,从哪里来?还得提醒下,不只是养老保险,2012年到2016年,包括医疗、失业在内的五项社保基金,已连续五年支出增幅超过收入的增幅。

  2.人口老龄化有多严重?

  养老保险的收支缺口,有历史欠账的因素。比如转轨成本,当年时间窗口期的老年人不用缴存积累,就可以领取养老金,窟窿留给后辈。不过更核心的因素,便是老龄化。所以在老龄化严重的日本,养老保险同样面临严重的收支压力,社会上甚至出现厌老情绪。    虽然我们开放了生育限制,但随着发展水平和民众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整个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也处在历史的低位。如图所示,这两年有小幅增长,但这更多是开放二胎、医疗水平提升、人均寿命延长的的结果。

  中国的老龄化有多严重呢?我们可以看下65岁以上人口的占比:    这20年以来,65岁以上的人口占比,呈一路上升的趋势;相对应的0—14岁的人口,整体不断下降。

  1997年,65岁以上人口为8085万,0—14岁的人口为32093万,后者几乎是前者的4倍左右,社会高度年轻化;但到了2016年,65岁以上人口增加到14933万,接近翻了一番,而0—14岁的人口却降到23091万,不到前者的两倍。

  这就是短短20年,中国人口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换算成老年抚养比,养老保险的收支压力会更直观。制图:西部君    除个别年份有过小幅度的回落外,老年抚养比整体上一路走高。1997年为9.7,2016年上升到15。也就是说,1997年100名劳动年龄人口,只需要供养9.7位老人,但到2016年却得供养15位老人。

  具体到养老保险的抚养比,人社部长尹蔚民2015年年初曾预测,“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到了2020年为2.94:1;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下降到1.3:1”。换句话说,1.3个参保职工,就得供养1个拿养老金的老人。

  3.这些省份的养老保险基金已经见底

  养老保险的收支缺口,从全国来看,还有一定的缓冲余地,比如可以通过财政补贴,扩大养老保险在GDP的占比,但对于一些省份而言,就没那么简单了。    上图是各省市企业职工养老金可支付月数,可见养老保险的贫富差距有多明显。而且它并不是严格地与经济实力挂钩。比如上海,养老保险的支出压力很大,贵州反而排名靠前。

  广东因为人口结构年轻、缴存水平高,累计结余遥遥领先,可支付月数也是全国第一。浙江、江苏虽然结余多,但是因为支付水平高、人口基数大,可支付月数低于政策保障的新疆、西藏,以及经济实力比它们弱点的云南、山西。

  广西、江西、海南、内蒙古、湖北、陕西、天津、河北、辽宁、吉林、青海、新疆和黑龙江13个省份,可支付月数已不足1年。

  河北、内蒙古、辽宁、济吉林、黑龙江、湖北、青海7个省份,2016年的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出现收不抵支的状况。

  湖北、甘肃、四川、重庆、辽宁、内蒙古、新疆、吉林、黑龙江9个省份的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跌破了2——不到两个参保职工,就得供养一个退休人员。    东三省成为集体沦陷的区域。这个曾经的国企重镇、老工业基地,年轻人口大量外流,加上转轨时期的历史欠账最多,所以情况最好的辽宁,可支付月数也只有6.3个月。最掺的是黑龙江,2016年企业养老金累计亏空达到232亿。

  让市民放弃养老金的倡议者,其所在的江西,情况也不容乐观。该省2016年企业养老金结余512亿元,可支付月数不足10.2个月。如果他身在广东,可能都未必会有如此感同身受的紧迫感。

  西部君所关注的西部,整体压力反而相对较校像新疆和西藏,因为人口基数小,转移支付能够起到很大的补漏作用;云贵两地,目前的可支付月数,在全国还算比较乐观。重庆、甘肃和四川,则处在中游水平,不过川渝两地的抚养比,也到了不容忽视的程度。

  养老是法定权利,不可剥夺。对于那些已经见底的省份而言,钱的问题已十分紧迫。好在目前已经建立了中央调剂制度,换句话说,富裕的省份,拿钱补贴亏空的省份,实现整体的收支平衡。当然这能解决地域差异,却无法从根本上为老龄化刹车,全国性的收支缺口,仍然需要系统性的解决方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