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从诗到散文:理想与恩典

时间:2018-07-13 05:03 点击:
从2002年开始,我才真正开始这种更宽泛意义上的大文学写作。这个阶段的转变跟我的阅读也是有关系的。但这种影响主要是观念上的。从这个时候起,我的表达方向和写

从诗到散文:理想与恩典

说实话,我现在看到“读书会”三个字就感到特别亲切,就像看到老朋友似的。因为我们省作协也有一个“我们爱读书会”,我是会长。“我们爱读书会”和“爱上层楼读书会”有一个共同的“爱”字,所以我很高兴来参加这个活动。

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读书对我写作的影响。我从1981年发表第一首诗,到现在已经30 年了。这30年的写作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恰好是三个十年。1981年到1991年,主要是写诗,也写点小说。发表第一首诗的时候是18岁,放现在就是少年作家。1984年在《诗刊》发表组诗《月亮湾的女儿》。

那时候有两个诗人的作品对我影响最大,一个是印度诗人泰戈尔,另一个是法国诗人弗朗西斯·雅姆。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我当年并没读懂,我当时20多岁太年轻了,我是把他写给神的情诗和颂诗,当成写给人的情诗和颂诗来读的。雅姆的诗就像野地里的百合花一样质朴,他能从身边那些最平凡的人和事物中发现美和善。说到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写作心得:你在刚开始写作的时候,一定要找到一个跟你精神气质相通、天性相近的作家,让他的作品做你写作上的引导者。

1992年到2002年,我主要是写散文和随笔。我为什么会突然放弃写诗而转写散文随笔呢?这跟美国作家梭罗的一本书《瓦尔登湖》有关。我1985年就读了《瓦尔登湖》,当时它还是一本寂寞的书。直至1991年秋天我重读徐迟老师翻译的《瓦尔登湖》,忽然被震撼了,发现散文原来可以写到这样的程度,这样丰富,这样辽阔,这样深远。于是就决定写散文。当然这期间我还读了《梭罗文集》、《爱默生文集》。之后,又读到周作人翻译的日本女作家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发现原来随笔可以写到这样的程度。所谓草子,就是草稿草纸随手写的意思嘛!一些随手写下的文字,竟然成了传世经典,这让我很惊讶。

清少纳言是日本平安时代的女作家,距今已经有一千年了,但是我读《枕草子》的时候,感觉那些文字仿佛是刚刚写下的,那么新鲜,那么清新。你看了她的文字就会想,哦,生活就是用来爱的,人就是因为爱才活着的。我觉得这一点特别能满足我们当下很多人的需求。

事实上,很多好书,都属于散文随笔的范畴。比如说傅雷的《傅雷家书》、爱默生的《自然沉思录》、奥古斯丁和卢梭的《忏悔录》、赫尔岑的《往事与随想》等,甚至庄子的《逍遥游》和《圣经》里很多篇章,都是很经典的散文随笔。

从2002年开始,我才真正开始这种更宽泛意义上的大文学写作。这个阶段的转变跟我的阅读也是有关系的。但这种影响主要是观念上的。从这个时候起,我的表达方向和写作理念,变得更明确。比如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的小说中有光明和对光明的追求,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中有罪有黑暗,但同时有恩典。托尔斯泰在他的写作中表达了一种绝对的理想,虽然这种追求是失败的;而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的写作中,表达了一种绝对的恩典。

受这些大师作品的影响,我试图在我的作品中,用自己的语言和方式,来表达、诠释这种普适性的理想和恩典。

从诗到散文:理想与恩典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