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在诗之意境中闪现时代风貌——《杨朔散文

时间:2018-07-13 05:11 点击:
在诗之意境中闪现时代风貌——《杨朔散文

  时间:2009-09-07 01:33来源:山西新闻网 山西日报 进入论坛 手机读报

  很早以前,我就读过杨朔散文。说心里话,凡是他的作品,我都很欣赏。现在,我手里就珍藏着一本《杨朔散文选》。

  每每读杨朔的散文作品,那富有诗意的文字,总是能把我深深地吸引。 品读他散文作品的日子里,我一直被他用优美的文字编织出来的情绪所感染,一直处于激动之中。他真的不愧为著名散文作家,一位辛勤耕耘、不懈努力的作家。在从事文学创作的数十年生涯里,他从抗日战争到朝鲜战场,战士的伟大性格以及国内社会主义建设者的美好心灵;从祖国江山的秀丽风光到中外人民间的深厚友情,无不收入他的笔底。且感情浓郁、诗意盎然、构思精巧、含蓄耐味。他第一次明确提出诗化散文的艺术主张,并以创作实践身体力行,创造了一种诗体散文,使抒情散文的创作开了新生面,为中国文学事业走向繁荣的时期做出了贡献。

  阅读杨朔的散文,我有时感觉眼前几乎什么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他的一部书和书中溢出的浓浓情感。他那散文的字里行间,透出的从容安适,平和恬淡,自然天然的诗意韵致,让我更加坚定一个方向:写散文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杨朔散文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寻找诗的意境”。诗性是散文作品中最能牵魂摄魄的内容,它是氛围、情怀、韵味的结合体。因而,杨朔善于从平凡的事物中提炼出动人的诗意,托物言志,借景抒情,在诗的意境中闪现时代的风貌。我特别喜欢杨朔描写祖国秀丽的风光和人民美好心灵的散文作品。这是一些充满诗情画意、内容十分丰富的抒情散文,它是杨朔散文创作的最高峰。这类散文立意深刻、构思新颖,常常采用托物言志,借景抒情的手法,并着力于诗的意境的创造。这种诗性散文很奇妙、很空灵,充满着诗情画意,具有强烈的艺术魅力。《荔枝蜜》利用欲扬先抑的写作手法,在文章开头写我不喜欢蜜蜂,随后在行文中,叙述了我在了解蜜蜂后对蜜蜂的赞叹,比喻劳动人民,赞扬劳动人民的辛勤,情文并茂,富有浓郁诗意;《茶花赋》构思精心,语言奇丽,声韵和谐,想像丰富,具有诗的意境和韵味;《雪浪花》一开始就写海景,赞浪花。海阔天空,白浪滔滔的景象,以及姑娘们在海边嬉笑追逐浪花的画面,全文在这种人、景、情交融的意境中,既给人以强烈的美感,又表达了时代的主题,立即把我带入一种神思荡漾、意兴悠然的艺术境地。

  杨朔散文集中体现了在情感方面的创作精神、艺术风格和文学良知。《雪花飘在满洲》《潼关之夜》《昨日的临汾》《征尘》《铁骑兵》等篇章,大多是情感的“实录”,感染性强;《鸭绿江南北》《平常的人》《上尉同志》《春到朝鲜》《中国人民的心》《用生命建设祖国的人们》《英雄时代》《万古青春》等篇章,或歌颂中朝友谊,或赞美朝鲜人民不可征服的战斗意志,或反映志愿军的英勇牺牲精神、宽阔的革命胸怀、高尚的国际主义精神,都是感人至深的抗美援朝正义斗争的壮丽诗篇;《前进,钢铁的大军!》以对解放军入城仪式的描写,拉开了新生活的序幕;《戈壁滩上的春天》以多姿多彩的笔墨描绘了祖国大地上发生的历史性变化,记述了新生活建设者的战斗风采和动人业绩,感人至深;《印度情思》《樱花雨》《埃及灯》《宝石》《蚁山》和《生命泉》等篇章,是一组情深意笃的优美散文,描绘了亚非国家旖旎的景物、风光,表现了亚非人民的生活、理想,歌颂了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深情厚谊。特别是写出了第三世界人民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英勇斗争,反映了时代的潮流。他面对着国家、民族、社会、人性、及人类命运等沉甸甸的字眼挥笔抒情,显示出了极其可贵的作家品格。我觉得,比情感更博大、更深远的是杨朔的襟怀。

  品读着杨朔的感受,我也感同身受。那些敏感性的区域,有的作家想触动而不敢触动,杨朔却怀揣着那一段段切身的体验和认知,以快捷的文学节奏驱遣着自己的情感,触动了那些社会的敏感性问题,并敞开胸襟,大胆地写了出来,显示着抒情的义不容辞、迫不及待。这与那些脆弱的心,与不能正视、或不敢正视的胆怯形成鲜明的对照。这种精神和勇气,难能可贵!

  杨朔是一位有深厚语言修养的作家。他很注意散文语言的锤炼,其散文语言清新、绚丽、精美、含蓄、新巧、音韵和谐、遣词造句凝炼别致,形成了一种熔中外古今、口语、文言于一炉的独特风格,做到了雅俗共赏。《海市》一文,语言地道、亲切、引人入胜;《秋风萧瑟》一文,十分精严地选择了曹操、陈琳、王昌龄等人的一些优美的古典诗句点染入文,起到了活跃文思、开阔境界的作用。我认为,读杨朔的散文必须从多方面、多角度、多层次来欣赏、品味和思考。只有这样,才能进入他创作的意境。意境,是散文的灵魂。杨朔的散文创作,在艺术表现手法上是有很高的意境造诣的。他“每当有所感受,总要长时间地独坐沉思,然后命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在写每篇文章时,总是拿着当诗一样写”,“常常在寻求诗的意境。”他认为:“好的散文就是一首诗。”他有着很强烈的诗人气质,非常善于用他那颗敏感而火热的“诗心”去发现并感知生活,他的诗心慧眼,使他从一些普通的物象中,能够看出其不平凡的底蕴。

  杨朔的散文作品,不仅仅是文中人物景象构成所显现的情趣意境,还有他刻意创造的一种特殊的内涵和深厚幽远的意境氛围。在《孤儿行》篇章里,这一特点体现得比较充分。“你牵着我的手,偎着我,跟着我走,一面急切地讲说着——讲说着你胸口的一切悲愁和欢乐。……我们不得不分手了。我的心有点紧涩,抱着你亲了亲,大步走上旅馆的台阶。回头一看,你像泥塑似的站在那儿,直盯盯地望着我,眼里闪着晶亮的水花。孩子,你哭了吧?第二天清晨,离开塞得港时,我从心里盼望着能再见你一面。你竟没来。准是不清楚我走得那样早。你来时,我们早已隔着千山水,万重山,两地茫茫了。”“亲爱的孩子,你是不是在想念我呢?你也根本不知道我的名姓,我的来历,更猜不出我如今会在哪儿。有一件事对你却是最清楚不过的:我是中国人,我对你的爱就是中国人民对你的爱。愿你平安!愿你长成一个对人类有用的人!”这字字句句均有一种神逸灵动,风采超尘,清新优雅,深邃隽永的氛围,创造出一种独有的诗之意境,且在诗之意境中恰如其分地闪现出一种崭新的时代风貌和大爱无疆的民族精神!

  王友明

  (


[我来说两句]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