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民间故事 >

丑妻不可怜(民间故事)

时间:2018-07-13 11:47 点击:
1. 金殿赐婚 清朝道光年间,这一年,朝廷又开科取士,经过一轮考试后,荣登甲榜的士子又经过了一轮殿试,最后摆在道光皇帝案头的,是三份试卷,将由皇上在这三份

清朝道光年间,这一年,朝廷又开科取士,经过一轮考试后,荣登甲榜的士子又经过了一轮殿试,最后摆在道光皇帝案头的,是三份试卷,将由皇上在这三份试卷中钦点本科的状元、榜眼和探花。道光皇帝把这三份试卷拿起又放下来,左右为难,只觉得这些试卷字字珠玑,篇篇锦绣,实在难分高下。后来,他干脆不看卷子了,直接宣三名士子上殿。

道光皇帝看着三名士子进了殿,惊讶得眼都直了:这回真是奇了怪了,这位列前三的士子个个年轻俊朗,气宇轩昂,这可如何是好?他回转头,朝躲在龙椅背后的葵喜格格看了看,葵喜吐吐舌头,伸出手,往左边靠了靠,跷起了大拇指。这下道光明白了:格格看上的是左边第一个人,那是扬州士子秦俊生。

原来,这回道光皇帝不光要点状元,还附带着要为葵喜格格挑个女婿,虽然这事没张扬,但在考场内外早不是什么秘密了。

道光皇帝倒也爽快,直接就问:“你们当中,谁已婚娶?”

三个人中,有两个人忙着说没有,只有跪在左首的秦俊生叩了个头,说:“臣昨天刚刚定了亲事……”

道光哈哈一笑:“昨天才定下的?不算不算!”

秦俊生又叩了个头:说“臣既与她订了白头之约,岂能言而无信。臣心中,已视她为妻了。”

道光一听,皱起了眉头:这人有点拧呢!他又回头看了看葵喜格格,只见葵喜撅着个嘴,竖着指头直摇,那意思,就是让秦俊生毁了那个婚约。于是,道光又问秦俊生:“你是扬州人氏,独自一人在京城订婚,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莫不是遇上了烟花女子,沉湎于她的姿色?”

秦俊生摇摇头,哽咽着说:“皇上,我的未婚妻丑陋不堪……”

接着,秦俊生讲了一个故事。

原来,秦俊生本是扬州富家公子,其父秦方城是扬州有名的盐商,后来,秦家被一个姓沈的仇家坑害,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秦方城气得吐血数升,临死前,他交代秦俊生: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以此重振家业。从此,秦俊生发奋苦读,顺利通过乡试,直奔京城,哪知在路上遇到歹人打劫,将盘缠抢了个干干净净,一路支撑着到了京城,晕倒在东三条胡同一家小客栈门前,被客栈老板王有禄所救,住了下来。王有禄的独生女儿王引娣不避嫌疑,每天为秦俊生熬汤药,一直侍候了一个来月,总算让秦俊生的身体恢复了元气。

这王引娣身材婀娜,声音婉转好听,却总是戴着面纱,把自己的面目遮得严严实实。秦俊生在穷途末路之际,对王引娣感激涕零,这天,他趁房中无人,对王引娣说:“小姐救命之恩,秦某没齿难忘,这次我如果能金榜题名,一定向令尊求亲,终生报答你们父女的大恩!”

王引娣连忙摇头,喃喃说道:“公子说笑了,我是丑陋不堪的民间女子,岂敢与满腹才学的公子相配!”

转眼到了放榜的日子,秦俊生心事重重,他赴京的盘缠是他母亲四处告借而来,现在身无分文,又欠着王有禄父女天大的人情,如果名落孙山,不仅回不了家,就连客栈的食宿之资,他也偿还不起呀!

东三条胡同突然热闹起来,铜锣声一路当当地敲过来,不看也明白,这是送喜报的来了!秦俊生不敢下楼,他躲在楼上的房间里,支起耳朵,听着下面的动静。可是,从早晨到傍晚,住在客栈的六个士子都收到了喜报,唯独没有秦俊生的。客栈的灯一盏盏地亮了,已经有客人喊那个叫六斤的跑堂送饭食了,秦俊生万念俱灰,踩着凳子,往梁上挂了条白绫,正把脖子伸进去,门“砰”地一声开了,王引娣跑进来,一把将他拉下来,大叫:“秦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秦俊生痛不欲生,说:“让我去死吧,死了容易,活才难啊……”

王引娣“啪”地给了秦俊生一耳光:“亏你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想过你衰落的家吗?想过你死去的爹吗?想过你在家苦候的娘吗?”

秦俊生难过得抱着头:“我做梦都想振兴秦家啊!”

“只要你有心,你可一直吃住在这里,发奋苦读,等待下次大比。”

“下一科至少得等三年,我凭什么在这儿白吃白住呢?”

王引娣突然低下头,嗫嚅地说:“上次公子说了那番话后,我也细细地想了,虽说我配不上公子的品貌才学,可是,如果公子能给我一个名分,公子就能名正言顺地住下来,用心准备下一科,所以,没听到公子的喜报,我就上来,想跟公子说这番话……”

秦俊生喜出望外,一把抱住王引娣,说:“小姐如此待我,俊生今后必将肝脑涂地,厚待小姐一生!”

王引娣推开秦俊生,掀开脸上的面纱,说:“你看,我长得丑陋不堪,你要是现在后悔了,我不怪你……”

王引娣的脸上沟壑纵横,全是烧伤后留下的疤痕,秦俊生轻轻惊叫了一声,但马上镇定下来,拉住王引娣,一直把她拉到楼下,当着满堂客人的面,朝着王有禄跪下,大声说:“求您把引娣嫁给我!”

突然,一阵响亮的锣鼓声在客栈门口响起来了,一个领头的跑进来,大声问:“哪位是扬州士子秦俊生?”

秦俊生一愣,连忙上前说:“在下就是—”

领头人请了个安,大声说:“恭喜公子!贺喜公子!公子高中甲榜,明天赴金殿面试!”

秦俊生惊得呆了,领头人附在他耳边,说:“没想到公子住这么寒碜的客栈,我们可是找了半个北京城,才找到这里的啊!”

客栈顿时欢腾起来,客人们纷纷上前祝贺,一位老者对秦俊生说:“良田丑妻,家中二宝!你刚跟王小姐订了终身,喜报就上了门,真是旺夫之相啊!”

听了秦俊生的讲述,道光皇帝很是感慨,说:“想不到你和王引娣如此重情重义,也罢,朕就成全你们,钦点你为本科状元,赐你和王引娣即日完婚,不离不弃,永结同心……”

2. 六斤远走

葵喜格格见皇阿玛把自己中意的秦俊生派给了一个丑女子,心里很不开心,回到后宫,便撅着个嘴,站在道光皇帝跟前,一下一下跺着脚。

道光皇帝见了,拉着葵喜在一旁坐下,说:“找个才貌双全的女婿并不难,难的是秦俊生和王引娣的一番情义啊!皇阿玛治天下,靠的是礼义仁爱,三纲五常。朕给他们赐婚,就是要给天下人竖一根标杆啊!以后,我还要重用秦俊生,让天下的臣民都明白,只要讲礼义仁爱,不仅能得到朕的嘉奖,还能当大官儿……”

皇上金殿赐婚,给了王有禄掌柜天大的面子,王有禄只好急事急办,直接把婚礼放在客栈举行,他拿出全部积蓄,大发喜帖,凡是沾了一点点关系的都请了来,没有关系,但凡拐带着七大姑八大姨八杆子能打着的,也全都请了来。流水席开了三天三夜,把王有禄忙了个昏天黑地。

三天忙下来,王有禄突然想起一个人,忙问手下:“六斤呢?他在哪里?”

手下的说:“他在婚礼第一天就喝了个大醉,第二天一早,跟谁也没打招呼,拎着包袱走了。”

王有禄急得一拍大腿:“这孩子,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接着又叹息一声,说,“六斤呀,王家对不住你!”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