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谜语 >

马二琴诗书临证琴韵未了

时间:2018-07-18 05:18 点击:
挖掘城市历史,深耕地域文化,延续地缘文明,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沈报融媒持续推出特别策划——盛京人物·融媒访谈。本期刊发“琴韵沈阳”系列人物——马二琴。 马二琴 1892年~1969年,原名马英麟,沈阳人。祖籍山东淄川,幼年曾入当时著名儒医刘景素先

  挖掘城市历史,深耕地域文化,延续地缘文明,沈阳日报、帅正新闻、沈报融媒持续推出特别策划——盛京人物·融媒访谈。本期刊发“琴韵沈阳”系列人物——马二琴。

  马二琴

  1892年~1969年,原名马英麟,沈阳人。祖籍山东淄川,幼年曾入当时著名儒医刘景素先生私塾学习,后在奉天中学堂(现沈阳市五中)读书。毕业后从名医张子乡学医。22岁开始行医,曾任当时中医会长。1928年创办《奉天医学杂志》,这是东北最早的中医刊物。曾任医官,主管考核中医。收藏两张知名古琴,自号“二琴”,抚琴、舞剑、赋诗均擅。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医科大学中医教研组主任、副教授。曾任省政协常委,省人大代表。擅内、妇科。

  马二琴,因收藏两张知名古琴而自号“二琴”,在沈阳学医行医而成名医,创办东北最早的中医刊物,当年,通过他的努力使得中医在东北得以保留。抚琴、舞剑、赋诗、制迷、收藏……所藏名琴在其生前不知所踪,其中一张琴却在其离世30多年之后,由沈阳琴人、藏家自香港辨识出来并购回……

  ●2017年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策划推出“艺缘雅集·盛京琴韵”系列人物选题之初,文化学者、沈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初国卿即建议报道周铁衡、淩其阵和马二琴。之后,我们在沈阳采访了周铁衡之子周维新,赴北京采访了淩其阵之女淩瑞兰,先后报道了两位琴人。

  

  ●2017年10月18日 淩其阵先生长女淩瑞兰教授在北京寓所接受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采访时介绍:“1954年3月,父亲访齐白石弟子、书画家周铁衡医生。他还走访接触沈阳的其他琴人,与马二琴、周铁衡商议在沈阳组织琴社。”

  

  ●2017年10月 收藏家詹洪阁向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介绍了他所了解的马二琴,并提供了他收藏的关于马二琴的图文资料。

  

  ●早在2007年3月 沈阳日报刊发过《济世名医马二琴》一文,十余年之后,本报记者与当年作者庞铁明沟通,回顾了他当年采访的往事。

  

  ●2018年7月 我们在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编著的《沈阳历史人物传略》一书下卷中读到了马二琴传略,并查阅了马二琴弟子、针灸临床专家、教育家彭静山(1909~2003)教授的口述回忆录。

  

  据沈阳五中校史记载,马二琴与金恩祺、车向忱、金毓黻、阎述诗、童伯潜等杰出的教育家、学者均为沈阳五中的优秀毕业生。

  琴缘

  马二琴“二琴”的名字来源于他收藏的两张知名古琴。一张叫“一天秋”,一张叫“澄彻天”,其中一张据说经过古董家鉴定,系明朝严嵩之子严世蕃用过的古琴,格外受到马二琴的珍爱,并由此自号“二琴”。

  据其子马显文回忆,家中常有古玩商人来,他们每次都会带着各种古玩让父亲看,遇到父亲喜欢的,讨价还价之后就会留下来。马二琴有很多古玩,但最珍贵的,也是他最喜爱的,就是那两张古琴。行医之暇,他品茶吟诗,舞剑弹琴。

  马显文小时候,马二琴经常弹琴,平常两张古琴被挂在马二琴坐堂的屋子的墙壁上。“文革”期间,家中多次被查抄,那两张古琴也没了下落。

  马二琴弟子彭静山在回忆中写道:

  第一天去拜师,令我非常惊异。老师的诊所设在他寓所的外院。一进大门,古树参天,花木葱茏,满地繁花如锦;藤萝架、金鱼缸、浮水莲,点缀得幽雅清静;房后叠石为山,山旁一片平地,绿草如茵。后来才知道这是老师舞剑的场所。室内都是高级设备,沙发地毯、图书满架,古玩罗列,名人书画不少(有些东西我当时并不知道名字,如浮水莲之类)。拜见老师的时候,见老师不到四十岁,温文尔雅,举止大方。身穿串绸大衫,胸侧钮绊上悬挂半个黑大钱,当时很奇怪,以后听同学说,这是“五莽钱”,属于珍贵古玩,可值十几元大洋。

  马二琴不嗜烟酒,饮食简单。每日上午门诊,下午出诊,晚间以文会友,品茗听曲,吟诗联句,疏散疲劳。闲暇之时,或出游访友,或庭后舞剑,或窗前抚琴。每当兴至,先生便端坐于桌前,静弹《平沙落雁》等古曲,炉香袅袅,古韵悠悠,怡然而自得。

  据马显文回忆,他小时候居住在大南关附近,家里有一个四合院,22间瓦房,家里人住了一半,另一半租给别人住。这些房产是马二琴父亲经商所得。

  从医济世

  “十年读书,十年临证;存心济人,存心济世。”这是马二琴所撰,题于其药房门前两柱上。上联总结了为医之道,下联抒发了济世之情。

  马二琴跟随张子乡学习中医时,不仅精读医典,而且注重实践,张子乡曾说:“吾门徒虽多,惟英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马二琴学医,能举一反三。有一次他正读王孟英的《温热经纬》:“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老师走来,突然用手掩书问曰:“逆传心包,顺传当传何处?”这一突然发问,颇不易回答。当时马二琴正襟危坐,沉思熟虑,很快就答道:“书上有几种解释,但根据五行学说,温邪由肺传至心包,是金反克火,叫做逆传。从经络学说来讲,肺经‘下络大肠,还循胃口’,顺传应传胃府。”老师听后,赞不绝口。

  还有一次,老师问诸生曰:“泽泻能利水通淋,为什么在补肾阴的六味地黄丸中用之?”诸生张口结舌。马二琴站起来答道:“泽泻利水除积,通淋去浊,积浊已去,肾阴可补。”老师鼓掌称善。

  马二琴的寓所和诊所,在沈阳大南关附近,宅院宽敞,自名“瘦吟山馆”。寓所外院是他的自设诊所,名“春雨堂”。门上匾额为著名书法家李西所题四字:“杏林春雨”。

  马二琴开始行医时,病人并不多。有某公患便秘,请名医多人,用过缓泻、峻泻、滋脾、润肠等法均无效,遂请马二琴会诊。众医在坐,皆欲看初出茅庐的马二琴如何出手。马诊后说:“此公年老体胖,胖人多痰,诊其脉仅寸有滑象而尺脉不足,是上盛下虚。此肺为痰阻,胃肠津液干枯,应以治肺为主,润肠辅之。缓泻、峻泻皆非所宜。”于是开处方为:寸云二两,李仁五分,当归五钱,枸杞子四钱,番泻叶三片。众医哗然,谓此方不伦不类,焉能祛病?此公说:“诸位都是名医,请别立良方,愿聆高论。”诸医已治多次未效,无话可说。病家按方用药,当日即排便,逐渐痊愈。据马氏弟子彭静山讲,马二琴由此“一战而称霸”,医名大噪,跻身沈阳四大名医之列。

  马二琴曾治一老翁,患支气管喘息,用药后反应平和。次日又来取药,恰巧他不在家,徒弟照方又拿一剂,马二琴夜晚回来知道此事后,觉得不妥,认为应该随症变化才好。无奈己是夜间,一夜未睡好,次日一大早即寻至病家探访,发现还好,这才心中落底。清晨徒弟在院中浇花,忽见老师从外面回来,神色疲倦,方知马二琴一大早就去病家探访。

  当时统治东北三省的张作霖,常请马二琴看病,人多称赞。马二琴笑曰:“比如我开个鞋店,张大帅买了我一双鞋,并不等于我的鞋每双都特别好。这不算什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