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伤感散文 >

清浅沉吟,清欢依旧

时间:2013-07-31 19:01 点击:
每天都会路过街头的一个摊位,摆满琳琅满目的书籍,我会习惯性的停下来,轻轻的捧起一些书,翻开、关上、放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然后转身离开。想象买下它们,狠狠的读完,再弃之不顾,这个念头却被现实的无奈生生的泯灭,没有时间,我想,又是没有时间,

每天都会路过街头的一个摊位,摆满琳琅满目的书籍,我会习惯性的停下来,轻轻的捧起一些书,翻开、关上、放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然后转身离开。想象买下它们,狠狠的读完,再弃之不顾,这个念头却被现实的无奈生生的泯灭,没有时间,我想,又是没有时间,我痛恨自己。

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不会像一些兴致高雅的人将一本本翻旧了的书逐个收藏。我说我什么书都读,是泛读吧,浅的,不久便遗忘了,像放置一件不能再穿的旧衣服,放在某一个角落,让它渐渐离我生活远去。深的,一遍也过,不会重复,把一些赋予生命的文字读懂,是一种感觉,一种意境,重复是在剥夺它们的灵魂,重复的生命不会出彩,只会让珍贵的东西贬值。

一个人的思想,一个人的经历总归有限,我便对任何书便不会再那么迷恋,读一本好书,是能影响自己的,不只是读一种思想,也是读一种别样的人生,一个好的作者会用生命为文字化妆,倾羡那些为人所知的散文大家写出的文字,但他们都是孤独过的,淡薄寡利那只是世人的一种痴想吧,平淡的生活也离不开现实。但一个喜欢文字的人,未必是想写出华丽惊艳的绝世之篇,恰恰相反,也许只是感受一种人生有味是清欢的意境。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必须有丰富的社会打拼经历,加之阅读带来的不乏的积累,便也是我觊觎的一种状态。

若要问我喜欢读何样风格的文,说不清,道不明。也许这个性格有一定关联吧,喜欢掩藏,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缄默,适时惊艳,仅此而已,这样的人总会有苍白的孤独感,这样的句子也许更能表达心悸:“我们要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于是学会在心情阴郁的时候会听一段清浅,静谧的轻音乐,读一些不知名人士写的文字,简简单单,却总能意外契合自己脆弱的一面。于是我只会钟情于一点点,这是在迷离的现实之外,另一份不可理喻的清明。就如繁杂的世俗,灯红酒绿,暧昧的都市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来,而偏偏有许多人喜欢在窒息的氛围中掩埋那一点弱小,让生活充斥糜烂的气息,乃至疯狂的不顾及他人的感受,让年华透着蚀骨里的冰凉,哪一天厌倦了自己的不堪,暮然回首,生命中最美好的际遇早已消散,唯有用未央的生命去填补青春那笔无底的账。

挥霍青春更是一种不愿面对和开启的伪装,我们都喜欢伪装,只是伪装的角度不同罢了,换个词,我想到了化妆,读过林清玄一篇散文《生命的化妆》,他写道他曾问一位闻名的化妆师:“你研究化妆这么多年,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会化妆?化妆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样的问题,这位年华已逐渐老去的化妆师露出一个深深的微笑。她说:“化妆的最高境界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就是‘自然’,最高明的化妆术,是经过非常考究的化妆,让人家看起来好像没有化过妆一样,并且这化出来的妆与主人的身份匹配,能自然表现那个人的个性与气质。次级的化妆是把人突显出来,让她醒目,引起众人的注意。拙劣的化妆是一站出来别人就发现她化了很浓的妆,而这层妆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缺点或年龄的。最坏的一种化妆,是化过妆以后扭曲了自己的个性,又失去了五官的协调,例如小眼睛的人竟化了浓眉,大脸蛋的人竟化了白脸,阔嘴的人竟化了红唇……”

他说,化妆的最高境界竟是无妆,竟是自然。

浓妆艳抹也许便是用来形容内心浅薄的女子,仿佛只能看到嗜血的嫣红。淡然,素雅的装束,是可以用圣洁高雅的百合花来包裹的。从此我也学会爱上了干净,干净的环境,干净的生活,干净的人,干净的心灵……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