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微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小猪佩奇被禁疑云背地:平台屏蔽“社会人

时间:2018-05-17 22:03 点击:
“小猪佩奇身上文,掌声送给社会人。”近几个月,一只长得像吹风机的粉红小猪逾越“次元”,从以学龄前儿童为目的受众的动画角色,变身成为深受年青人喜爱、带有“社会人”属性的景象级IP。强势刷屏之后,这只网红猪却陷入“被禁”疑云。 抖音等平台均向南都

  “小猪佩奇身上文,掌声送给社会人。”近几个月,一只长得像吹风机的粉红小猪逾越“次元”,从以学龄前儿童为目的受众的动画角色,变身成为深受年青人喜爱、带有“社会人”属性的景象级IP。强势刷屏之后,这只网红猪却陷入“被禁”疑云。

  抖音等平台均向南都记者否定“小猪佩奇”。不过在这些平台,小猪佩奇相关内容已大幅减少。搜索“社会人”等症结词,更无相关内容。

  对此,有学者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会人”这套话语带有一定价值虚无倾向,也许是相关内容被视频网站审核的重要原因。网络二次创作除不能违反法律、应遵守公序良俗外,还招考虑到对未成年人的影响。

  日前,一张写有“抖音社区规则”的图片在网络热传。该“规则”列举了低俗、违背法律法规、惹人不适等违规行为的详细表示,并将小猪佩奇作为“禁止元素”放在首位独自列出。

  “抖音小猪佩奇,从此再无社会人。”4月29日,领有259万粉丝的大V“互联网俊明说”发微博转发上述图片,3万余人点赞,跟帖6500余条。

  其中,有网友评论“不爱好这个小猪佩奇,好多人拿这个做凌辱类语言的图,看了心里不适”,被3749人点赞;另一评论“小猪佩奇本是一个幼儿动画,真不清楚有些人把它拿来给予不好的意思是什么思维”,获1807人点赞。

  之后,“抖音小猪佩奇”登上微博热搜榜。亦有媒体报道称,在抖音上一度无奈找到小猪佩奇任何相干内容。

  5月7日,南都记者在抖音上搜索“小猪佩奇”,与此相关的用户、挑衅和音乐均存在。“小猪佩奇”挑战页面显示,共有2300余人介入该挑战———不外,在4月下旬,这个数字是3.6万。一些此前获赞多少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热点内容,在该挑战下已不复存在。

  抖音有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网传的社区规范是假的,“我们没有小猪佩奇,会依据法律法规做社区规范管理,巨蟹座,盼望大家独特保护良好的社区规则并且遵守。”

  此外,南都记者在快手平台搜索发明,与“小猪佩奇”相关的用户和标签都存在,但点击该标签,显示“没有内容”。

  快手有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并未对小猪佩奇做过“针对性的打压”。其说明,“标签页空缺,可能就是话题参加性不高。咱们良多标签的话题页都是这样的。”

  小猪佩奇相关内容减少,或因受到“社会人”连累。南都记者在抖音和快手搜寻“社会”、“社会人”,均显示“不找到内容”。

  事实上,在近期监管风暴之下,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均推出整改办法,表现将进步审核能力,加大追查力度。

  抖音方面曾向南都记者流露,截至4月中旬,抖音视频审核团队有1500人。抖音总裁张楠表示,这一数字“天天都在增加”;快手方面亦于4月初发布,会增强审核步队建设,将审核团队从2000人扩展至5000人。

  同名动画《小猪佩奇》(PeppaPig)是一档针对学龄前儿童推出的笑剧动画片,2004年在英国首播,2015年被引进中国。故事缭绕小猪佩奇及其家人友人的生涯开展,每集只有5分钟。

  因为颜色明快、对话风趣,剧情温馨有趣并富有教导意义,该动画深受儿童和家长的喜爱。目前,《小猪佩奇》动画片在爱奇艺播放量136.2亿,优酷播放量145.9亿,腾讯视频播放量191.3亿。

  在视频网站,网友自制的多种方言配音《小猪佩奇》片断和版本点击量可观。在B站,一段时长约4分钟的《重庆版的小猪佩奇来了》,被播放357.3万次;另一不到两分钟的佩奇吹口哨视频,被播放299万次。

  在社交平台,小猪佩奇表情包已成刷屏之势。2016年10月,动画版权方eOne公司就结合微信,推出小猪佩奇系列表情包,两周内下载量超过100万次;而网友自制的表情包,更为海量。

  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一句“小猪佩奇身上文,掌声送给社会人”带来的“社会”标签和反差萌,更掀起网络狂欢。贴小猪佩奇文身贴、戴小猪佩奇手表、背小猪佩奇背包,都被视为时下最潮的“社会人”标记,用户自制的相关内容短视频不断上传,构成病毒式传播之势。

  甚至,不少当红明星也趁势参加“社会人”行列,纷纭在微博发布应用小猪佩奇周边衍生品照片,讯问粉丝“社不社会”?

  在电商平台,带有小猪佩奇元素的周边衍生品,无论是否正版,均有惊人吸金才能。比方,定价9.9元的小猪佩奇文身贴,月销近3.3万笔;售价13.5-190元不等的小猪佩奇公仔,月销4.4万笔。“抖音同款”、“社会人必备”已成热卖要害词。

  经由一直解构跟二次创作,小猪佩奇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动画角色,更成为网络青年亚文明的一个组成局部。

  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学、博士生导师常江看来,小猪佩奇在年轻人群体中“跨次元”走红,表明在年轻人群体的群体观念里,有一种力气长期以来是受到压制的,所以这个群体才会通过借用一个完整无害的形象,去进行文化上的表白。

  “所谓的‘社会人’,在我看来是一种对本人的无力感、无助感的自嘲,他们盼望通过一套基于底层逻辑的新的社交规则,去实现一种人格的自足。”常江对南都记者表示。

  4月26日,人民日报评论官微发文称,《小猪佩奇》传递了正向、暖和的家庭观点,但“在‘社会人’的路上越走越远,不少人也担心‘小猪佩奇会被玩坏’”。

  国民日报评论指出,时下,不少中小学生以此别树一帜,一些人以穿着小猪佩奇的衣饰、腕表等相互攀比,少数不法商家混充仿造相关产品,牟取好处“小猪佩奇再社会,也不能毁掉孩子的童年,不能超越规矩和底线。”

  常江向南都记者表示,“社会人”这套话语体现出了一种对于主流价值系统的嘲弄,带有必定的价值虚无偏向,这或者是近期相关内容在短视频平台被审查的一个主要起因。

  解构与二次创作,始终是网络亚文化的活气起源。然而,二次创作行为参差不齐,一些行为并非单纯调侃和戏谑,甚至带来更恶劣的影响。例如,此前引发关注的“儿童邪典视频”中,就有对小猪佩奇、艾莎公主等形象进行二次加工,传播血腥暴力、可怕、的内容。

  对此,常江接收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二次创作应掌握三个标准:第一,不违反法律,尤其是常识产权相关法律;第二,要斟酌到对未成年人的影响,“究竟小猪佩奇作为儿童人物,在形状上吸引许多未成年人的喜爱,亚文化群体对其进行拼贴、戏仿式的再创作,要考虑到它是不是会对儿童发生不好的影响”;第三,遵照公序良俗,错误弱势群体进行讥讽和讥笑,也不去转达、暴力等内容。

  中国政法大学流传法研讨核心副主任朱巍向南都记者表示,对小猪佩奇、贴上“社会人”标签等行为,已超越《著述权法》中公道使用的范畴,二次创作须征得版权人批准。“儿童爱好的形象等更不应成为被的对象,否则可能损害未成年人正当权利,造成不良影响。”

  朱巍表示,国度消息出版广电总局已于3月宣布《对于进一步标准网络视听节目传布秩序严厉管理包含网民上传的相似重编节目标告诉》,请求“坚定制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动”,严格治理包括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采写:南都记者刘苗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